近年來,在我國機床產品的需求結構發生重大變化、數控機床的市場需求呈幾何級數增長的形勢下,作為數控機床“大腦”和“肢體”的關鍵功能部件成為制約中國機床產業發展的“軟肋”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為改變這個現實,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政府,從機床生產企業到功能部件的生產廠家都在積極努力,多方尋求改變的途徑。在這場關系到振興國家裝備制造業、提高我國數控機床核心技術自主創新能力的“國”字號的戰役中,大連高金數控集團———一個在我國數控機床功能部件領域悄然崛起的現代化企業,正在以令業內外震驚的業績和速度,在“軟肋”變“硬骨”的過程中“痛”并“快樂”著。

為了民族工業的自強

隨著我國機床行業從跟蹤發展到走進世界前列,我國已經成為數控機床的世界第一大市場,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但就目前而言,毋庸諱言的是我國數控機床生產的整體水平,尤其是核心技術的掌握與世界先進水平有著相當大的差距,因此在“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及“國務院關于加快振興裝備制造業的若干意見”中,將高檔數控機床的發展明確為16個關鍵領域中重點突破的重要內容。溫家寶總理在今年9月7日視察大連機床集團時指出:“數控機床的水平是一個國家機械化、現代化的重要標志,代表著一個國家的科學水平、創新能力和綜合能力,中國要成為生產數控機床的大國。”

由于機床產品的很多單元技術都孕育在關鍵功能部件之中,因此中國要成為數控機床的生產大國,關鍵是要掌握關鍵功能部件核心技術的自主權,也就是要打破國外對高檔數控機床功能部件的市場壟斷。大連高金數控集團的領導對記者說,近年來,我國數控機床發展得很快,檔次也不低,在國內外各種展會上展出的五軸聯動數控機床、多功能復合機床等高性能數控機床產品敢與國外同等產品相媲美,但業內人士都清楚,這些產品,中國制造的僅僅是一個“軀體”和“外殼”,其“大腦”和“四肢”的核心技術還依賴于國外,而這些核心技術的產品要占到總成本的60%。照此下去,我們的數控機床無論發展的多快,市場占有再大,也改變不了“打工者”的地位。

這位領導還告訴記者,每次參觀機床展回來,在為中國機床產品不斷出新、攀高而振奮的同時,還常常被一種恥辱感和責任感所沖動。這種沖動已經多年,而且越來越強烈。更重要的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后,中國市場的準入條件降低了,再加上中國數控機床市場連續數年成為世界第一大市場,因此國外機床公司的市場戰略重點都在向中國轉移,國外有實力的名牌廠家幾乎都把中國當作市場競爭的第一戰略目標,實施的一切招數或政策都是要在中國市場上獲取最大利益。核心技術的主動權不在我們的手中,中國的機床行業與國外同行的競爭明顯不占優勢。要使中國的機床行業躋身于世界機床行業之中,就要掌握功能部件的主動權。但另據業內權威人士介紹,雖然近幾年中國機床行業建起了很多主機廠,能生產千臺以上數控機床的主機大廠有十幾個,但是,某一種功能部件批量生產的廠家還很少,就這很少的幾家也不成氣候,更談不上成套的功能部件的生產。這種產業結構不合理的原因是計劃經濟造成的,現在還沒完全轉過來。國內功能部件的滯后,為國外功能部件的生產企業帶來了很大的市場空間,連臺灣加起來不到200人的兩個小廠就占據了中國大陸刀庫、機械手市場的相當大一部分,這不能不說是一大恥辱。

正是在這種恥辱感和責任感的驅使下,早在2002年,大連高金數控集團就孕育著建立中國乃至世界第一個成套功能部件的生產基地。這對國內外機床行業來說,可謂是“驚世之舉”,因為國內外目前功能部件的生產廠家,大都是生產單一產品,要生產數控系統、伺服驅動電機、滾珠絲杠、直線導軌、數控機床刀塔、刀庫、刀臺、回轉油缸、卡盤、鈑金防護、高速主軸、電主軸等全套的數控機床功能部件,這在世界上也是絕無僅有的。然而,大連高金數控集團的決策人卻以令世人驚嘆的膽識,義無反顧的走上一條充滿荊棘的坎坷之路。但是在各級政府及行業協會的大力支持下,大連高金數控集團不畏艱難,奮力拼搏,創造了令業內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業績:到去年年底,大連高金數控集團數控機床功能部件基地不僅全部竣工達產,而且以全系列的產品、集團化的全新組織形式,形成了大規模的制造能力,成為國內規模最大、品種最全的數控機床功能部件的生產和供應基地,被確定為首批國家級數控功能部件產業化基地。在今年德國EMO國際機床展會上,作為中國惟一數控機床功能部件的參展企業,大連高金數控集團的產品使長期壟斷著中國高檔數控機床功能部件的國外企業感到了實實在在的壓力,展會結束后,前來咨詢、談合作的外商絡繹不絕。

將目標瞄準世界

采訪中,大

最近更新

大乐透2008年开奖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双色球精准预测6十1 手机上网怎么赚 网上棋牌网 神秘深红 在线股票 快乐8怎么玩才赢钱 福利彩票25选7期开果 188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股票的市场分析 上海天天彩选4 神来棋牌下载手机版 青海11选5投注 北京塞车pk10开 山东258麻将下载 黑龙江p62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