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四十年是不平凡的四十年,是我國科技進步、經濟騰飛、社會全面發展的四十年。改革開放最大的收獲是解放了思想,轉變了觀念,解決了舉什么旗,走什么路的大問題。沒有這四十年就沒有今天的大好形勢,也可以說就沒有我國的未來。改革開放糾正了發展農業機械化急于求成的傾向,確立了農民辦機械化的主體地位,使我國農業機械化事業走上持續健康發展的道路,為振興鄉村,推進新農村建設,實現現代化農業,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做出了貢獻。改革開放是決定我國命運的關鍵抉擇,是發展我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由之路。

  一、從實際出發因地制宜地發展農業機械化事業

  毛澤東同志在《關于農業合作化問題》一文中指出:“在一切能夠使用機器的部門和地方,統統使用機器操作,才能使社會經濟面貌全部改觀”,“估計在全國范圍內基本上完成農業方面的技術改革,大概需要四個至五個五年計劃,即二十年至二十五年的時間。全黨必須為了這個偉大任務的實現而奮斗”。毛澤東同志把實現農業機械化,完成農業技術改革作為全黨的任務提出來的。為了完成這個偉大的任務,黨中央、國務院先后召開了《三次全國農業機械化會議》。在《第三次全國農業機械化會議》上,提出了“全黨動員,決戰三年,為基本上實現農業機械化而奮斗”的口號。會議要求到1980年全國農業主要作業機械化水平達到70%左右。

  1978年中央召開了十一屆三中全會,全面撥亂反正,重新確立了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從此,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1980年基本上實現農業機械化的口號,是不切合實際的,糾正了這一提法。中共中央十一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加快農業發展若干問題的決定》中指出:“實現農業機械化,要積極有計劃地開展農業機械化工作”。“農業機械化必須服從生產需要,從實際需要出發。”根據中央的指示精神,制定了“從我國實際出發、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突出重點、有選擇地發展農業機械化方針”,糾正了發展農業機械化的一刀切、一個樣、脫離實際、盲目追求高指標的做法,使我國農業機械化事業走上了持續健康發展之路。

  二、確立了農民辦農業機械化的主體地位

  建國以后到改革開放以前,我國農業機械經營體制經歷了國營——集體——國營的階段。早在新中國成立前夕的1947年,我國開始試辦國營機械化農場,對培養人才,積累經驗,發展農業機械化事業起到了示范作用。1950年開始試辦國營拖拉機站,經過幾年的實踐雖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由于經營不善,虧損嚴重下放給集體經營。1958年成都會議指出:“實現農業機械化,主要靠農業合作社的力量”,“根據合作社的財力,分別采取社有社營,國有社營,聯社經營和國社合營等不同形式”。根據成都會議精神,決定將國營拖拉機站下放給集體經營。在大躍進期間,又將大批國營拖拉機站下放給人民公社,實行社有社營。但是,由于當時集體經濟基礎薄弱,管理水平差,加之原有的規章制度被廢除,農業機械不但利用率低,而且損壞嚴重。因此,1962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做出了《關于整頓和改進拖拉機站工作的決定》將拖拉機站收回,實行國有國營。我國的農業機械經營體制幾經變革,但始終沒有找到一個好辦法,影響了農業機械化事業的發展。

  改革開放以來,農業機械經營體制發生了重大變革。1982年中央政治局通過的《當前農村經濟政策的若干問題》(即1983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指出:“農民個人或聯戶購置農副產品加工機械、小型拖拉機和小型機動船,從事生產和運輸,對發展農村商品生產,活躍農村經濟是有利的,應當允許;大中型拖拉機和汽車在現階段也不禁止私人購買”。農牧漁業部為了貫徹中央一號文件精神,印發了《關于加強農業機械管理工作的意見》,要求各地根據經濟狀況和農業機械化發展水平不同,農業機械經營形式不宜強求一律,要從實際出發,因地制宜,采取“多種形式并存、完善發展合作經營、積極支持專業戶”的方針,對農戶經營農業機械給予充分肯定。改革開放,在思想上沖破了老框框,在經營上打破了單打一的形式,吃“大鍋飯”的做法,使我國農業機械化進入一個多種經營形式辦農業機械化的新時期,充分調動了農民辦農業機械化的積極性,確立了農民辦機械化的主體地位。

  三、農業機械化為發展現代化農業奠定了物質裝備基礎

  建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我國農業機械化事業蓬勃發展,進入了中級發展階段。農業機械化的發展有四個明顯特征:一是總體發展速度保持穩定;二是發展領域逐步擴寬;三是經濟效應普遍向好;四是農機服務市場化已經形成。

  (一)農機擁有量已經達到相當規模,構建了我國農業現代化的物質裝備基礎。高性能、大功率的田間作業動力機械和配套農機具增長幅度較快,特別是大中型拖拉機、小麥聯合收割機、半喂入式水稻聯合收割機、水稻插秧機、玉米收獲機和保護性耕作機具的保有量有了大幅度的增長。

  (二)農業機械化水平不斷提升,進入了穩步發展階段。我國農業機械化正處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向更大規模、更廣領域、更高水平方向發展。2017年與1978年相比,我國農業機械總動力97245.6萬千瓦,增長8.3倍;拖拉機保有量2317萬臺,增長12倍:聯合收割機保有量190.2萬臺,增長100倍。綜合機械化水平65.19%,增長3.3倍。農機作業領域也由糧食作物向經濟作物,由大田農業向設施農業,由種植業向養殖業、農產品加工業全面發展,由產中向產前拓展,向產后延伸。

  (三)農機社會化服務日益廣泛,服務經營收入成為農民增收的重要渠道。隨著農業機械化事業的蓬勃發展,農機大戶、農機合作社、農機專業協會、股份(合作)制農機作業公司、農機經紀人等新型農機社會化服務組織不斷涌現與發展壯大。農機社會化服務領域隨之拓展,呈現出組織多樣化、服務方式市場化、服務內容專業化、投資主體多元化的顯著特征。農機作業的訂單服務、租賃服務、承包服務和跨區作業、集團承包等服務方式滿足了農業生產和農民的迫切需要,推動了農機服務市場化快速發展。

  (四)農業機械化技術不斷發展,形成了比較完普的農業機化生產技術體系。國家通過推動農業機械化科技創新,實施國家科技攻為、國家科技支撐計劃、農業科技跨越計劃、引進國際先進農業技術項目等,加大了農業機械裝備關鍵技術和裝備的研制開發和扶持力度,解決了一些關鍵環節和技術集成問題。

  (五)建立了農業機械工業體系,國產農業機械不但可以滿足國內需求,而還逐步擴大了出口。改革開放,農機工業通過轉換經營機制,深化企業改革,支撐我國農業機械化的迅速發展。農機對外開放領域也進一步擴大,成功的引進、消化、吸收了國外先進的技術,促進了我國農業機械化事業的發展。

  (六)農機管理框架形成,政策支持體系初步建立,為農業機械化發展創造了良好環境。在農機化發展過程中,建立了包括農業機械制造、農機鑒定、市場流通、技術推廣、技術培訓、社會化服務、安全監理、管理指導等比較完整的管理體系。改革開放以來,國家加大了農機補貼力度,促進了農業機械化發展。改革開放,農業機械化法規不斷完善,國家頒布了《農業機械化促進法》,確立了農業機械化發展的法律地位,使我國農業機械化持續健康發展。

  農業機械化是農業現代化的重要標志和組成部分,實現現代化農業是億萬農民的愿景,時代的要求、歷史的必然。我們要充分認識實現現代化農業的長期性,艱巨性和復雜性。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站在新的起點上,堅定信心、不斷探索、深化改革,為實現農業現代化而奮斗。

最近更新

大乐透2008年开奖 热血羽毛球 安徽麻将下载 赤月井美免费在线观看 免费精准8码中特公开 哈灵浙江麻将破解版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 浙江十一选五 中超现场直播 优乐江西麻将 下载 天津福彩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基本走势图 上原亚衣 香港赛马会精选资料大全 辉煌棋牌在线下载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查询 河北排七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