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大王曹德旺在2016年末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曹德旺在接受訪問時坦言中國制造業的高成本困境,包括高稅負、連年上漲的人工工資、高資金成本等,引起大范圍的討論。

    客觀來說,福耀玻璃作為世界排名第二的汽車玻璃制造企業,在美國建廠屬于商業經濟考量的因素更大,就此斷定跑路與否不太合適,但透過福耀玻璃事件,觀察制造業上市公司近年來成本變動和對凈利的影響很有必要。

福耀玻璃成本上升真相

  梳理福耀玻璃2006年以來財報可以得出幾點結論:

第一,公司人工、稅負和利息三項成本合計增速遠超過同期營收增速。從絕對規模看,公司營收從2006年39.35億元漲至2016年三季度的154.54億元(年化),累計漲幅為2.9倍。同期三項成本從4.44億元漲至42.42億元,累計漲8.56倍,遠超過同期營收漲幅。從相對規模看,三項成本占營收比重逐年上升,近10年累計上漲11.54個百分點。2006年三項成本合計占比為16.52%,2016年三季報顯示這三項占比漲至28.06%。

  第二,成本增速超過凈利潤增速。一面是快速上漲的成本費用,一面是緩慢增長的營收規模,吞噬了企業的利潤空間。雖然福耀玻璃在財報中多次提及控制成本費用支出,結果也保證了毛利率和凈利率的增長,但從數據來看,近年來凈利潤增速明顯弱于成本增速,成本占營收比重和凈利潤率二者間差距自2012年開始迅速擴大。2012年三項成本占營收比重為21.12%,高出凈利率6.24個百分點;2016年三季度成本占比高出凈利率9.3個百分點。意味著成本快速升高,同期凈利潤則緩慢增長,二者間差距逐步拉大,過快上升的成本加速擠壓企業盈利空間。

  第三,人工成本漲幅最快,其次是稅負成本。從成本構成來看,漲幅最快的是人工成本,且10余年來持續增長。2006年人工成本支出僅為1.8億元,這一數值按照2016年三季度年化處理后增至27.82億元,上漲15.4倍。人均薪酬從2.28萬元漲至12.2萬元,漲幅超4倍。此外,稅負成本漲幅也相對可觀,占營收比重漲至9.45%,上漲3.76個百分點。從利潤稅負指標來看,公司近年來持續在40%~50%之間波動,無明顯趨勢性的變動。但要特別說明的是,利潤稅負指稅負占凈利潤的比例。凈利潤受影響因素較多,包括管理水平、非經常性損益等指標,所以營收稅負水平更能反映稅負變遷情況。利息成本處在下降通道,占營收比下降近4個百分點。

  福耀玻璃在成本逐年攀升的背景下,仍保持毛利和凈利的持續增長,是公司經營和管理能力的集中體現。近年來毛利率保持在40%以上的水平,凈利率接近20%,這在制造業實屬難得,在一定意義上符合好生意、好公司的定義,體現企業較強的盈利能力和競爭優勢。與此同時,可以看出毛利率和凈利潤率的差距正在不斷拉大,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不斷攀升的成本吞噬企業盈利空間。

制造業成本透視

福耀玻璃只是制造業成本變遷的一個縮影。近年來隨著國內經濟增速放緩,制造業經濟效益下滑已是不爭的事實,很多企業家反映其攀升的成本也是不能承受之重。制造業公司大多分布在傳統行業,一方面轉型需要時間成本,另一方面攀升的成本和下降的效益使企業陷入生存困境,制約了企業的轉型升級和競爭力培育。客觀合理地分析制造業整體成本變動趨勢,有利于我們更全面地了解當前形勢。

  制造業公司規模龐大,占現有上市公司總數的六成左右。為了更全面考察制造業成本上升情況,我們將研究對象擴大至2013年以前上市的、2015年營收在百億元以上、非借殼上市股、非ST股的制造業上市公司進行全面分析。滿足上述條件的公司共有161家,分布在19個申萬一級行業,鋼鐵、化工、有色及汽車行業數量較多。從所屬板塊來看,主板138家,中小板23家。從企業性質來看,民營企業42家,國企109家。

  稅負額的衡量上,以上市公司現金流量表中“本年繳納的各項稅額”減掉“本年收到的各項稅收返還”來計算。稅負高低衡量方面,采用兩個角度,一個是收入稅負,即稅負占營業收入的比重。一個是利潤稅負,即稅負占利潤總額的比重。

  人工成本衡量上,以上市公司現金流量表中“支付給職工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來計算。利息成本方面,以上市公司財報附注中“利息支出-利息收入”計算,用利息成本占營收比重衡量其變動。(本文所有財務指標口徑計算相同。)

  梳理這些上市公司年報,全球經濟整體低迷、需求下降、產品價格下降、國內經濟下行等是財報的高頻詞匯,在一定程度上透視了當前實業經濟的困境。從其財務數據觀察其費用成本壓力,得出以下幾點結論:

  一、成本加速VS營收減速。161家制造業公司人工、稅負、利息三項成本規模穩步攀升,在2013年至2016年分別為6128億元、6808億元、7395億元、7529億元(年化),累計增幅為22.85%,年均增幅5.71%。同期營業收入增幅放緩,并在2015年出現下滑,4年累計增6.78%,低于成本增幅約16個百分點。如首鋼股份,公司2013年-2015年營收同比增幅-8.44%、-8.51%、-23.61%、3.99%,成本逆勢上漲7倍。從其成本結構來看,漲幅最大的是工資成本,其次是稅負成本。中航動力近4年營收累計上漲1.12倍,但成本累計上漲3.18倍。紫光股份近4年營收上漲1.78倍,同期成本漲超9倍。

  增速放緩的營收和持續攀升的成本吞噬企業利潤,數據顯示,161家制造業公司凈利潤在2013年至2015年持續三年下滑,2016年在供給側改革實施下出現轉暖跡象。此外,大而不強的公司數量逐年遞增,營收超百億元公司中,2013年至2016年三季度,虧損企業家數分別是9家、10家、23家、13家。

  二、稅負超過凈利潤。利潤稅負是當前常用來衡量稅負高低的指標,采用全部稅費和凈利潤比值計算。數據統計顯示,2013年以來161家公司利潤稅負率分別為107%、113%、138%、97%。從中可看出稅負額連續3年超過凈利潤。利潤稅負率排名較高的大多為有色、鋼鐵板塊公司,這和近年來疲弱的經濟環境相關。如中國鋁業近年來持續虧損,上交稅費分別為41.56億元、39.33億元、46.7億元、27.09億元,同期歸屬于母公司凈利分別是9.48億元、-162.17億元、2.06億元、1.08億元,平均利潤稅負近13倍。公司表示,業績虧損主要原因是全球需求放緩、產能過剩及鋁價下跌。今年隨著產品價格回升,國內去產能初見成效等因素疊加,鋼鐵有色行業業績轉暖。

此外,近期正在實施重大資產重組的長城電腦,也是稅費遠超過凈利潤的典型代表。公司此前主營業務是傳統PC電腦和液晶顯示器,近4年稅務費用遠超過企業盈利水平。公司2013年以來凈利分別是2949萬元、5772萬元、-3567萬元、2688萬元,期間稅務費用分別為15.22億元、9.97億元、13.27億元、10.39億元,稅負是凈利潤的51.6、17.28、-37.22、38.64倍。

  三、人工成本逐年攀升。中國制造業的崛起得益于相對低廉的人工成本,當下人口紅利的優勢正在逐漸消失,制造業持續上升的人工成本也印證這點。三項成本費用中,漲幅最高的為人工成本,近4年從3227億上漲至4397億,累計上漲36.26%,平均每年漲9.07%,高出營收約7個百分點。人均薪酬支出從2013年9.26萬元上漲至2016年的11.49萬元(年化),漲幅為24%。

  從相對比例來看,人工成本占營收比例從5.75%提高至7.33%,遠超過同期4.68%的凈利潤率水平。從行業特點來看,汽車行業人均工資漲幅最高,19家上市公司平均薪酬從8.42萬漲至12.87萬元,漲幅為52.87%;電子行業緊隨其后,從6.87萬元漲至10.33萬元,上漲49.88%,計算機、食品飲料和農林牧漁等行業也漲幅居前。采掘行業薪酬水平下滑。

  四、利息費用逆勢回落。資金成本高是近年屢被提及的話題,以此反映實體經濟運營困境。從數據來看,利息是三項費用中絕對規模最小的一項,年均規模約600億元,占營收比重約1%,占凈利潤比例約為28%。從其變化趨勢看,自2014年小幅升高之后,近2年出現回落趨勢。2013年以來分別占營收比重為1.06%、1.15%、1.13%、0.70%。

關于利息費用下降的原因,歸結起來主要有兩點:一方面得益于寬松的貨幣政策,2014年以來貸款利率下調6次,一年期貸款利率下調至4.75%,降幅達1.25個百分點;另一方面,資本市場再融資渠道的暢通及再融資工具的發達,提高了資本市場直接融資比例,降低了資金成本。從利息費用降幅較大公司財報來看,深天馬表示財務費用減少主要系歸還銀行借款,利息支出相應減少所致。華誼集團表示,利息費用減少主要系報告期借款減少、籌資成本下降。

小結

  從上文分析中可以看出,福耀玻璃的成本上升并非個例,曹德旺的觀點有事實依據,161家公司折射出制造業整體現狀。一方面,人工、稅負等共性成本近年來穩步上升,依靠低廉價格搶占全球市場的策略難以為繼。另一方面,受經濟大環境影響,制造業營收增速放緩,但成本始終處于上升通道,并沒有因為制造業不振而出現下降。相比降至個位數的凈利潤率,成本每上升一個百分點都給企業帶來不小的生存壓力。從成本結構來看,漲幅最快的是人工成本,且持續穩定增長,人口紅利消失已然擺在眼前。其次是稅負成本,按照當下常用利潤稅負的指標衡量,樣本公司連續三年稅負是利潤的1倍以上。考慮到凈利潤受影響因素較多,對比收入稅負水平,近4年也出現穩步攀升。在此前提下,傳統制造業的轉型升級成了必選動作。

  制造業是實體經濟支柱,貢獻了近八成工業總產值,同時也是稅收的主要貢獻者。傳統制造業的衰落給國內經濟帶來不小壓力,如何在喪失低成本優勢的情形下,向高附加值領域挺進是當前面臨的難題。國家對制造業的轉型發展給予高度重視,2015年5月國務院公布《中國制造2025》戰略計劃,是中國實施制造強國戰略第一個十年的行動綱領。根據計劃,預計到2025年,中國將達成從“制造大國”變身為“制造強國”的目標。而2016年隨著供給側改革的深化及國內經濟逐步轉暖,有不少公司也出現好轉跡象。

展望未來,一方面制造業公司需積極整合資源提高競爭力,或通過兼并重組擴大優勢、或發揮核心技術優勢實現產品升級改造、或拓展更廣闊的海外市場、或將低附加值的生產活動轉移到勞動力相對便宜的國家或地區。

另一方面,制造業的轉型升級需要時間成本,需要政策的大力扶持。未來期待政策更多引導金融領域更好地服務于實體經濟,給企業提供便利的融資環境,繼續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此外,在稅收方面進一步加大調整力度,切實有效的降低制造業稅負,鼓勵制造業轉型和創新,提高其競爭力。

  福耀玻璃作為典型制造業公司,其持續攀升的成本并非個例。梳理營收百億以上制造業公司,近年來人工、稅負成本上升較為普遍。與之相反的是,受內需不振、外需低迷等因素影響,營收和凈利增速顯著放緩。制造業作為國民經濟支柱,更是財政稅收的主要貢獻者,其經濟效益對國內經濟走勢有至關重要的作用。從長遠來看,人工成本優勢一去不復返,政策需要在其他生產要素方面給予扶持,助力制造業積極轉型升級。

更多信息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OK智能制造” 請掃描下方二維碼并加關注!

最近更新

大乐透2008年开奖 nba中文 九游棋牌官网? 天天贵阳麻将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 nba爵士vs湖人比赛录像 连码三中二是什么意思 大唐棋牌娱乐 东北麻将下载齐齐哈尔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 十分赛车app-实用APP下载 之书Oz 成都双层井盖深圳风采厂家 最新麻将辅助器通用兼容版 加拿大快乐8提前获取开奖号码 德甲历届联赛冠军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